克莉丝汀青团抽检“菌落总数超标”被查处 上市
2020-04-08 21:04

清明节期间,刚刚披露2019年年度业绩的克莉丝汀(01210.HK)再因食品安全问题吸引关注。4月4日,有媒体报道称,上海克莉丝汀食品有限公司仓汇路店销售的“春之味”青团因“菌落总数超标”,被市场监管部门查处。据悉,这是此次青团监督抽检100件样品中,唯一一件不合格产品。

“安心工程”不安心?

据介绍,菌落总数是指示性微生物指标,主要用来评价食品清洁度,反映食品在生产过程中是否符合卫生要求。菌落总数超标说明企业可能未按要求严格控制生产加工过程的卫生条件,或者包装容器清洗消毒不到位,也有可能与产品包装密封不严、储运条件控制不当有关。目前,克莉丝汀门店已下架该批次产品。

记者梳理发现,克莉丝汀近年曾多次因食品安全问题被处罚。

天眼查显示,2019年5月,宁波克莉丝汀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虎皮蛋糕被检出菌落总数不合格;2018年3月,宁波克莉丝汀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甜罗宋面包同样因菌落总数不合格被查;2016年6月,上海克莉丝汀食品五莲路店销售的酥性干点心因酸价超标被罚5.1万元。

克莉丝汀“春之味”青团抽检“菌落总数超标”被查处 上市以来已连续七年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克莉丝汀对公司产品的食品安全标准一直颇为自信,曾多次强调公司视食品安全为生命,并已启动“安心工程”。早在2008年,公司创始人罗田安就曾对媒体表示,“做食品是良心工程,我们必须要十二万分地用心去做,因为食品行业是高风险行业,它要求从业者必须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危机意识。”

针对以上问题,中国网财经记者致电上海克莉丝汀食品有限公司,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烘焙第一股”业绩不佳

食安问题频被曝光,克莉丝汀业绩也在不断下探。据公司2019年业绩公告披露,全年收入5.49亿元,同比减少约17.34%;亏损2.07亿元,同比减少约10.98%。在此期间,克莉丝汀关闭117家绩效不佳的租约到期门店并新开7家店,受此影响,公司收入不佳。

公开资料显示,克莉丝汀自1993年起生产及销售烘焙产品,含面包、蛋糕、月饼、夜夜干视频直播点心等,主要在长江三角地区的黄金地段及主要城市进行营运,包括上海、江苏省及浙江省。2012年,克莉丝汀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被誉“烘焙第一股”。

上市一年后,克莉丝汀进入亏损状态,为减缓亏损,公司2014年便启动“关店计划”。截至目前,克莉丝汀门店数量已由2013年的1052家缩减至476家,即便依旧保持每年新开部分门店,但其市场份额仍快速下降。

2013年至2019年,克莉丝汀收入分别为13.80亿元、12.53亿元、10.62亿元、9.26亿元、8.05亿元、6.64亿元、5.49亿元;归母净亏分别为0.37亿元、1.51亿元、1.48亿元、1.21亿元、1.29亿元、2.32亿元、2.07亿元。公司业绩呈收入连降、越亏越多的局面。

股东内讧 管理层动荡

业绩下滑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的同时,克莉丝汀内部矛盾日益凸显。公告显示,仅2019年,罗田安就两度策动罢免董事议案。

今年1月,罗田安以其控制的Sino Century Universal Corporation名义要求召开股东特别大会,委任罗田安担任执行董事、任秦华担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同时罢免公司8名现任董事,该议案因反对票达到55%未能通过;半年后,Sino Century Universal Corporation再次提议委任罗田安担任执行董事、任秦华担任独立非执行董事、罗胜杰及林国伟分别担任执行董事,同时罢免公司4名现任董事,投票结果显示,除一董事已辞职、一董事被罢免外,其余议案均未能通过。至此,两次提议都没能让罗田安重回公司董事会。

与此同时,克莉丝汀独立非执行董事及审核委员会主席高海明、非执行董事林圆、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朱永宁、行政总裁林煜、执行董事徐志明也先后因“投入其他个人事务”而辞去相应职务,公司高层变动频繁。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曾对媒体表示,克莉丝汀股东内讧与业绩下滑不无关系。“公司内讧是为了争夺控制权,这样的公司业绩不会好。”


上一篇:到底有多少人挂在了海底捞的拉面上?-美食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